华锐风电诉讼

华锐风电诉讼

 

美国超导和华锐风电科技股份有限(集团)公司(“华锐风电”)于2005年开始合作,当时华锐风电刚成立不久。从那时起,美国超导向华锐风电提供大量的风机设计和技术服务,同时为华锐数千台风机提供电控核心部件和控制软件。得益于这样的合作关系,华锐风电成长为世界第二的风机制造商。
 

2011年3月31日,华锐风电以库存过高为由,突然拒收美国超导按照合同约定发运的货物,导致美国超导业务和股价骤降。2011年6月,在发现存在知识产权盗窃迹象后,美国超导开始密切配合欧洲的执法机关开展刑事调查。

 

迄今为止发现的证据非常充分,包括华锐风电和美国超导前雇员之间签署的合同,大量的美国超导前雇员和华锐风电高层员工之间密谋及施行有关犯罪行为的聊天记录,传输知识产权的电子邮件,以及证明华锐风电将偷来的知识产权应用在风机上的文件。该美国超导前雇员对上述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已经以商业间谍罪和滥用数据罪在奥地利被判刑。

 

在尝试和华锐风电友好解决争议未果后,美国超导于2011年9月诉诸法律行动。美国超导申请了仲裁,并以华锐风电及其关联公司为被告向中国法院提起了3个民事诉讼,向华锐风电主张因其2011年3月违约和2011年6月美国超导发现华锐员工盗窃知识产权而导致的总计超过12亿美元的合同履行和损失赔偿。

 

美国超导针对华锐风电的法律行动概括如下: 
 

案情摘要

 

  • 仲裁庭审(北京):AMSC主张近7000万美元的赔偿,包括已发货物的货款及继续履行2011年3月华锐拒绝收货的合同。这些合同项下未发货的金额超过7亿美元。此前在2012年的2月、4月及8月,以及2014年8月已进行过庭审。状态: 等待下次庭审日期
  • 民事诉讼(北京):2011年11月9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同意受理该起商业秘密案件,AMSC主张大约4亿5千万美元的赔偿。这起于2011年9月提起的侵害商业秘密案件指控华锐及其特定员工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我公司风机控制软件的源代码,此源代码专为华锐1.5兆瓦风机开发。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侵犯知识产权案件。2012年7月,华锐请求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诉并将此案转到北京仲裁委员会。根据中国高级人民法院2014年1月对其他2起类似的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中做出对AMSC的有利判决,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2月驳回华锐的请求。华锐2014年3月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上诉。2014年8月,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原判,裁定此案应和商业仲裁区别开来,由北京法院另行审理。状态:等待首次开庭日期。
  • 民事诉讼(北京):AMSC 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华锐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AMSC主张约600万美元的赔偿并要求华锐停止侵犯知识产权。华锐以管辖权为理要求撤诉,此请求被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华锐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上诉,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华锐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中止了北京法院的裁定并决定提审该管辖权异议事宜。2013年5月开庭审理,2014年2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了对AMSC有利的裁定,决定将此民事案件应由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而非进行仲裁。状态:已在2014年9月进行了第一次开庭。
  • 民事诉讼(海南省): AMSC在海南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华锐及大连国通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AMSC要求法院裁定要求华锐停止继续侵犯知识产权。华锐以管辖权为理要求撤诉,此异议被海南第一人民法院认可。AMSC向海南高级人民法院上诉,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AMSC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中止了海南法院的裁定并同意在2013年初开庭提审该案件。2013年5月开庭审理。2014年2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了对AMSC有利裁定,决定将由海南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而非进行仲裁。2014年10月,我们收到海南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告知将于11月18日进行首次开庭。状态: 等待首次开庭
  • 美国刑事案件:继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后,美国司法部起诉华锐及其2名员工,以及AMSC一名前雇员涉嫌偷窃AMSC商业机密并造成该公司超过8亿美元的损失。华锐,其员工及AMSC前员工分别被指控密谋偷窃商业机密,偷窃商业机密及网络欺诈。